远方,有多远

09-20 09:23   发表于 汉川头条   阅读 1506   回复 0
        今天中午在一个本地群里聊天,有人就提及他马上要坐飞机去外地,眼看就要错过登机时间了,但是苦等的核酸检测结果一直没有显示出来,心里很着急所以在群里吐槽。他谈及此,我就接下话题说;很羡慕你能坐飞机,活了大半生了,我可是一直都没有能有机会坐过飞机呀!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作为一个从僻远农村出来的人,从小读书一直到大专毕业以至于参加工作,都是在本地生活,也没有啥外地的亲戚,还真的很少出过远门。再说以前在农村生活时候,家门前的路十分的糟糕,可以说是正宗的“水泥路”,外地的小车都很少进来,我们出门大多是自行车,再后来的摩托车,交通闭塞。一般买菜或者日用品就是到附近的小集市——榔头街上,最远也就是坐村后汉江的机帆船去汉川县城。儿时虽然家门后就有一个颇具规模的轮船码头可以直达汉口,但在我的记忆中,武汉以前真的没有去过几次,唯一的一次记忆是本家有个堂叔在武汉上班,他对我很好,他的舅舅家就住在汉口的仁寿路,我随他坐轮渡走搭亲戚去武汉玩了好几天,看过铁路,喝过武汉汽水产生产的汽水,去过中山公园,还记得当时武汉街上流行的歌曲是《龙的穿人》……。当然,感谢党的好政策,现在老家的路修的四通八达,越修越好,但是老家现在也只是一间间的残垣断壁,基本上没有什么人烟了,那个热闹的轮船码头不知神马时候也退出历史舞台,曾经一排的气派办公场所现在踪迹全无。留下的只有儿时候的依稀记忆。
        再继续盘点一下我的交通史。结婚后随妻子工作环境所在的3509工厂定居了, 我好长时间都是以摩托车作为最主要的交通工具,马鞍乡和马口镇两地跑。直到2012年汉宜铁路建成,汉川火车站设在马口镇,我才生平有机会第一次过过坐火车的瘾。记得那是2012年8月中旬的一天,我带着5岁的孩子,带着我刚买的DV相机登上火车去武汉逛逛,并用相机记录下上车下车时候的场景,心情异常的激动好奇。
        从汉口站下车出站后,随着蚂蚁一般的人群涌动着,我开始还不知所措,幸亏还认识几个斗大的汉字,我顺着站台上的指示,紧紧的牵着孩子的手下电梯到了地铁站。也是第一次坐地铁,根本不知道怎么在自助机上买地铁票,排队好一阵子,终于轮到我时,我只有把钱递给我前面的一位美女,拜托她给我*作买了一张去洪山广场的地铁票。当然,当时我也在一旁仔细的盯着大屏幕,也就算是学会了怎么在自助机上操作买票了。
        还是因为没有机会去过外地的机会吧,坐车上高速,以前在我的脑海中一直都是陌生的。生平第一次坐车上高速是2014年4月,我以一名荆楚网友的身份,参加东湖社区的活动去阳新县参观。去之前也没有想到阳新县是那么的远,按照行程规划,我的大清早赶到武昌傅家坡汽车站,坐上了去阳新县的长途客车,客车在武汉城区绕了近1个小时,就奔上了高速公路。上高速前,售票员叮嘱我们每一个人都系好安全带,问有没有晕车的, 并出示了晕车药和塑料袋。客车高速上开了2个多小时,我透过汽车玻璃,眼看着路边的小树一棵棵的往后倒,刚开始头还有点昏,不过过一会儿就习惯了。而真正等到下了高速,车速由快慢下来还有点不适应呢,这车怎么开这么慢呀?
        也算是顺应潮流吧。2017年9月底,我咬紧牙缝买了一辆小车,虽然不是啥起眼的豪车,但是感觉去哪里方便多了,第一次开车上高速也是临时被逼的。记得那是当年11月底,我开着新车去武昌红霞村的4S店做首次保养,估计是手机上导航设置了高速优先。我很顺利的开过白沙洲,眼看都快到目的地了,但是导航提示我要拐入另一段路,那可是一段上高速的路,没办法一路来我都是听它的指挥,也不可能调头了。我只有硬着头皮开着爱车上了郑青高速,在上面绕了一小圈,估计也就10分钟左右时间,从武汉南下了高速,高速收费费5元(那收费发票我还一直留着作为纪念)!当时那感觉,心里就像踹了一只小兔子,无比的紧张,由于事前没有心里准备,开车的手都有点颤抖。幸亏副驾上有位老司机押着车呢、他不停的提示我,不要紧张,手握着方向盘不用劲,放松点,眼看前方,油门加起来……当然都这么几年了, 开车去省内省外旅游上过的高速多了,包括连续隧道,山地高速,连续上下陡坡,连续弯道,都一一体验过,最远开到了湖南省毛主席的故乡韶山冲,又转到凤凰古城,习惯了也没啥。
       最后说一句:在家千日好,出门一日难。无论是开车,还是坐车,或者是步行,请遵守交通规则,安全最重要!
  • 回复0
请先后再发布回复
我的回复
正在努力加载...

赞过的人

举报

请点击举报理由